您的位置:2020欧洲杯 > 体育教学 > 飞速增加的体育场馆会月满则亏吗

飞速增加的体育场馆会月满则亏吗

发布时间:2020-03-14 17:14编辑:体育教学浏览(100)

    寸土寸金的杭州主城区,要找个地方建足球场可不容易。在杭州滨江区,有这么一群人,建了个高规格的空中球场7个足球场,2个篮球场,目前总投资已达到800万元。 据了解,这里还将引进健身房、台球室、棋牌室等配套设施。从6月中旬第一块球场交付使用到现在,这片叫做东联体育公园的球场知名度已经爆表。 这片球场位于杭州市滨江区中南国际商城5楼,原本是一个1万多平方米的屋顶,去年底被一群酷爱踢足球的年轻人看中。他们都是金华东阳中学的校友。过去一年,大家踢遍杭城东南西北的足球场,奔波久了,想拥有自己的足球场,体会主场的感觉。 要不造个空中足球场?大家突发奇想,决定投资体育产业。在询问了滨江区体育局和工商局等相关部门后得知可行,于是很快确定了项目名称东联体育公园,最后共有30多名校友参与众筹。 东联体育公园的董事总经理王江森是个70后,他和另外两位朋友放弃了原本事业,全职加入公园的运营管理。王江森说,原设计屋顶上是没有建筑物的,楼板的厚度不够,现在几十个人要在上面跑,楼板必须加厚,所以在楼板上新增15厘米高的混凝土。另外,球场地面必须快速干燥,这就要求球场以及整个屋顶的排水要做得非常考究。等平整地面、加厚楼板、做排水沟这些基础工作完成后,就可以建球场了。 从今年6月中旬第一块球场交付以来,很多足球爱好者前来体验。王斐易是东联的常客,这里的设施很新,尤其是人工草坪厚度适中,感觉不错,另外顶楼空旷,晚上凉风习习、视野开阔,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这里的费用也比较亲民,工作日白天打5折。 除了本地的足球爱好者外,还有不少来自生活在杭州的外国球迷也闻风而来,来自浙江大学的意大利籍留学生安德烈就是其中之一。就读环境专业的他自从和校友一起到东联踢过球之后,对这片球场赞不绝口。之前在意大利我也经常和朋友们一起踢球,不过很多时候都是在一些公共场所,像条件这么好的球场,确实难得。现在,安德烈每周都会和浙大的留学生球友们一起来踢上一两回,对于出生足球文化深厚国度的他来说,这也是一种享受。

    虎扑9月1日讯昨天,上海市足协主席朱广沪出席了某体育文化论坛,这一论坛放在写字楼屋顶改造成的空中球场举行,朱广沪表示,空中球场让更多人有了踢球的地方,并且希望上海能有更多类似的空中球场。

    对于杭州的足球、篮球爱好者来说,早几年找个场地运动,要么场馆陈设简陋、老旧,还经常预约不到;要么想去附近的学校,不是不让进,就是场地爆满,有时好不容易占到位置,却有人来挑事,说不定就得打道回府--找个场地运动煞费苦心。

    露天进行的体育文化论坛,放在闵行区沪闵路4200号的面包树空中球场举行。这里原本是写字楼的屋顶,如今被全新改造成设施一流的空中球场,球场总面积3000多平方米,包括一片五人制足球场、一片六人制足球场、一片七人制足球场以及一片半场篮球场,采用国内最高标准的人工草坪系统,设置缓冲地垫,为业余足球爱好者提供专业的踢球体验,被评为闵行区未成年人校外活动基地。

    图片 1

    看到这么多的球场,我真的太开心了,如果社会足球能有更多的球场,能有更多的局长支持、校长支持、家长支持,上海足球肯定能出更多像武磊这样的好苗子。看到小球员们在球场上比赛,朱广沪的脸上绽放笑容,我在巴西呆了5年,能让巴西四代人坐在一起聊的事情只有一个:足球。巴西人买房子,首先要看小区里有没有足球场,有没有游泳池和篮球场。就算没有足球场,如果有空地装上两个球门,他们也认为这个小区合格了。

    "这几年民营体育场馆相比前几年绝对是高速增长,不仅仅是百姓的体育热情越来越高,最重要的是企业越来越看好体育产业的投资,市场需求决定了产业方向。"浙江省体育局经济处相关负责人认为,市场和政策导向正是更多民资入局体育场馆的关键。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以来,浙江至少有超过50亿元民营资本介入体育场馆的开发与经营。

    楼顶原本是空闲着,现在拿出来做足球场,让更多人有踢球的地方,这样做太棒了。朱广沪希望,上海能有更多类似的空中球场,上海寸土寸金,在地面上挖一块球场真的很难,但像莘庄工业区这样建设空中球场丰富员工文化体育生活的做法,值得推广。我们希望上海有更多的足球场地,有更多男女老少参与足球,全民参与才是海派足球未来的期待。

    竞争加剧是否带来市场饱和?

    2017年天津全运会,上海代表团一举包揽四枚足球项目的金牌,让海派足球青训创造历史。以根宝基地、幸运星等青少年俱乐部为代表的社会力量,迸发出巨大的市场活力。朱广沪介绍,上海市足协今年搭建了精英梯队,这么做主要为上海备战全运会、为中国足球未来储备人才。

    潜在体育人口决定市场体量巨大

    朱广沪介绍,上海市足协有最低等级的E级教练培训班,拿到E级教练员证书后,就能带教幼儿园的孩子来踢球。2017年,上海市足协开设6期E级教练员培训班,每一个培训班人数约24人,获益人数不到200人。

    随着体育场馆飞速增加,原本习惯体育运动的人口有了更多选择,收费低廉、位置就近、设施更完善的场馆必然成为更多人的去向,这也将加大场馆之间的竞争。

    为了让更多基层足球教练走进幼儿园,上海市足协把E级教练员培训资质下沉至16个区的足协,由此实现E级教练的人数井喷。2018年,E级班开了18期,2019年要开到50期。这些E级教练员能走进幼儿园,培养孩子们踢球的兴趣。朱广沪开玩笑说,他也发现一些问题,幼儿园大部分是女老师,缺男老师,希望我们的男教练能经常参与幼儿园的足球指导,给孩子们带来更多的阳刚之气,让孩子的成长更阳光更健康。

    "体育场馆增加会引发各个场馆之间的竞争,如果未来持续增长,超过需求的时候也肯定会淘汰一批场所,但这对大众健身和体育产业的发展并不见得是坏事。"浙江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副院长范柏乃认为,随着场馆增加,相互的竞争必然会推动各家场馆升级和换新,甚至降低价格以吸引顾客,如果市场饱和,经过转型和更新,淘汰的肯定是落后场馆,这也让不少老板感受到了压力。

    (编辑:小杨)

    "竞争是肯定的,就在我们建设球场的这一年内,周边都开出了好几家球场。"今年刚刚开张的艮山102球场的负责人楼晓刚告诉记者,今年杭州足球场的增长速度非常惊人,未来肯定有更多球场可供选择,竞争不可避免。

    本文由2020欧洲杯发布于体育教学,转载请注明出处:飞速增加的体育场馆会月满则亏吗

    关键词: 欧洲杯盘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