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2020欧洲杯 > 网球 > 2016里约奥运会:辛吉斯盼与费德勒战里约

2016里约奥运会:辛吉斯盼与费德勒战里约

发布时间:2019-10-24 00:15编辑:网球浏览(102)

      2017新加坡WTA年终总决赛,辛吉斯/詹咏然以6比3、6比2战胜了格罗恩菲尔德/佩斯切克晋级四强,ATP瑞士巴塞尔室内赛,费德勒6比1、6比3横扫帕尔雷晋级8强。两场看似毫不相关的比赛,因为辛吉斯的退役而产生了联系。

     

    多久才能从巨星的阴影中走出?如果这些大名鼎鼎的同胞是费德勒和辛吉斯,那得要多少年啊……

      图片 1

    2016里约奥运会日益临近,一些网球选手都在考虑与谁一同征战双打赛事,对于瑞士辛吉斯而言,她有两个选择,一个是首选,另一个是备胎。

    在瓦林卡成为大满贯赛事有力的竞争者、进入世界排名前十之前,他几乎无法逃离“费德勒阴影”——无论瓦林卡走到哪里,总有一种看不见的、似乎不可抗拒的力量,使得人们在谈及他时总会引向他的传奇同胞费德勒。

      赛后,作为当年辛吉斯迷弟的费德勒,自然而然被问到了对昔日偶像退役的看法,费德勒表示毫不惊讶,而且他在今年年初就已经得知,这是辛吉斯职业生涯最后一年。“玛蒂娜(辛吉斯)向我展示了一个成功的网球运动员该有的样子,我想所有瑞士人都应该很庆幸能拥有她,我很喜欢和她一起打霍普曼杯的日子,她总是那么亲切随和,不给我任何压力,这也是我如此喜欢她的原因。”费德勒说,“对于她的退役,我一点都不伤感,她已经在这个行业打拼的足够久了,而且她对自己的退役决定很平静,我想这样是再好不过了,我一直以来都是她的粉丝,今后也还会是。”

     

    图片 2

      图片 3

    辛吉斯盼与费德勒战里约 瓦林卡成瑞士好备胎

    贝琳达·本西奇,这位刚刚在WTA超五赛上击败科维托娃夺冠的年轻小将,她身上所被笼罩的阴影看起来更难被打破。4年前,当她在WTA巡回赛上开始引起关注时,她经常由辛吉斯陪同。本西奇早年由辛吉斯的母亲梅勒妮·莫莉托部分执教,没过多久,她便被贴上了新的“瑞士小姐”的标签。

      虽然辛吉斯和费德勒差不多是同龄人,因为两人在年龄上只相差了一岁,但是辛吉斯16岁就年少成名,而费德勒直到2003年才拿到自己第一个大满贯冠军,且那时候辛吉斯已经结束了自己的第一段职业生涯。所以在职业生涯的早期,辛吉斯的光芒完全压过了费德勒,2001年辛吉斯携手费德勒出战霍普曼杯也被视作是该项赛事的经典一刻。最终两人携手摘得新千年后瑞士迄今唯一一座,也是费德勒生涯唯一一座霍普曼杯冠军奖杯,彼时的费德勒还是个腼腆的少年,需要姐姐辛吉斯的照顾。费德勒在谈起那段经历时,也颇为感慨。

     

    随后,当本西奇陷入伤病困扰时,她的成绩一落千丈,这位新的“瑞士小姐”似乎完全从单打赛场上消失了——只是在每年一月的霍普曼杯上重新浮出水面。费德勒和本西奇的混双组合在霍普曼杯上成为了梦幻组合,两人组合在2018年、2019年都夺得了冠军。

      在过去的20年间,辛吉斯和费德勒以及瓦林卡轮番撑起了瑞士的网球大旗,让瑞士这个欧洲小国因为网球而成为了世界体育版图中让人不容忽视的存在。现在,随着辛吉斯的退役,只剩下费德勒和瓦林卡扛旗,虽然瑞士也涌现出了诸如本西奇这样的超级新星,但是距离前辈所创下的辉煌战绩还有非常大的距离。因为辛吉斯、费德勒和瓦林卡,瑞士在世界网球版图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但这份辉煌能否继续下去,没有人说得准。

    尽管辛吉斯已经远离职业巡回赛单打舞台,但在双打赛场却是迎来人生又一春,搭档米尔扎赢得9个双打冠军,这其中包括温网、美网、中网皇冠赛和总决赛冠军奖杯,而同佩斯搭档赢得三个混双大满贯冠军。

    而这些成功,更是产生了一种独特的效果,使得本西奇的存在越来越被边缘化。

     

    许多人认为,本西奇只是“费德勒和某某某”团队中的次要成员,仅作为天才费德勒的陪衬。

    本文由2020欧洲杯发布于网球,转载请注明出处:2016里约奥运会:辛吉斯盼与费德勒战里约

    关键词: 欧洲杯盘口